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703章【比詩詞?】
    競賽開始。

    大家?邊開吃,一邊嘻嘻哈哈地較上了勁,題目還沒出,男老師組和女老師組已經開始搶上東西了。

    “別搶呀!”

    “這是我們的哈哈!”

    “放下我的雞翅!”

    “汗,這是我剛烤的啊,怎么成你的了?”

    “搶不過他們啊,張老師快來幫忙!”

    “女士優先懂不懂!”

    “哇,扇貝好吃扇貝好吃!”

    末了,眾人站成了兩撥,一撥人在靠北邊的烤架前面,一撥人在另一邊,兩方隊伍界限分明,誰也不示弱,雖然是個游戲,也是個放松的環節,不過哪一方都憋著把另一方給贏下來呢,大家也都很有團隊意識以及榮譽感——嗯,除了張燁,張燁這廝對這種競賽一點興致也沒有。

    張燁誰也不管,自顧吃,萬花叢中的他給自己的定位只有一個,輸了就替女老師組的人喝酒,其他跟他沒關系。

    “來吧!”

    “別搶了,比吧。”

    “哪一邊先出題啊?”

    “女士吧。”

    “好。”

    “那我們先出了啊。”

    “老規矩,先選三個裁判吧,由裁判決定輸贏。”

    最后,有三個老師自告奮勇當裁判,大家也沒選,直接就定了他們仨,里面一個人是語文組的李蕊,一個是外國語學院的男老師,一個是曾經是清華大學的教授現在基本已經退休了的六十歲左右的老師。

    裁判就位。

    女老師們交頭接耳了一番,出了第一題,“第一輪的題,咱們比唱歌接龍,每人唱一句,下一個人要以前一個人歌詞最后一個字為首字接唱。”這是老項目了,每次都必點的,也是女老師們擅長的領域。

    男老師們士氣不輸。

    “好!”

    “來著!”

    唱歌接龍開始。

    女老師組第一個唱的是蘇娜,“明月幾時有……”是張燁的歌,她唱的一般,但是好在沒有跑掉。

    男老師那邊一個青年的歷史老師走前一步,“有一場雨忽然下在我心中……”

    女老師組一個掛著笑嘻嘻表情的老師接唱,“中間的我分不清楚該往哪里去……”

    一人一句,旗鼓相當。

    直到場面進入白熱化階段,勝負才在意外中分了出來,女老師組的一個人唱了一句歌詞,歌詞的結尾落在了“窯”字上,這個字開頭的歌詞實在太少了,下一個接唱的男老師愣了半天也沒接上。

    超過五秒鐘了。

    三個裁判宣布,女老師組獲勝。

    女老師們先下一城,她們以擊掌的方式慶祝!

    “贏了!”

    “嘻嘻,太容易了!”

    “楚老師立功了。”

    “喝酒喝酒!”

    “愿賭服輸嘍!”

    沒接唱上來的那個男老師,則是愁眉苦臉地接過來一瓶啤酒,咕咚咕咚喝掉了,喝得很費勁,一看平時就不怎么喝酒的主兒。喝完,他酒勁兒也上來了些許,道:“下一輪該我們出題了啊,我們的題目是,比模仿。”他這么快就說出了題目,顯然,之前女老師們商量題目的時候,男老師們這邊也都琢磨好了。

    一女老師問,“模仿什么?”

    那男老師道:“模仿動作表情,一個人做動作,另一邊的人模仿,然后對換,最后哪一邊模仿不出來,就算輸。”

    “這個新鮮啊。”

    “這以前還真沒玩過。”

    “好啊,沒問題。”

    “接受你們的挑戰,來著!”

    女老師們大都信心十足。

    第一個動作,一個早就準備好的男老師笑呵呵地走出來,俯身在地,做了一個單手俯臥撐手臂彎曲撐地的動作,這動作就算張燁估計都來不了,這是力量和相關肌肉的一個支撐,一般人都不可能做到。

    結果?女老師這邊也有能人,一個看上去瘦瘦小小的年輕女老師默默走到場中央,先用兩手撐地,壓下身試了試,末了將左手快速抽回來,學著男老師的姿勢將左手背在身后,竟然真的做到了單手俯臥撐的動作并且堅持了一秒鐘,不過因為力量不行,也就是做了一秒鐘,并沒有那人堅持時間長,但還是完成了。

    男老師們驚嘆連連。

    “我汗!”

    “這都行?”

    “這是哪位老師?”

    “我認識她,不是大學老師,是一個重點高中的語文教學組副組長,十幾歲的時候,她好像練過舞蹈什么的,身體條件很好。”

    “太猛了啊!”

    “這動作我都不行啊!”

    女老師這邊也是拍手叫好!

    “庫老師太酷了!”

    “庫老師,厲害!”

    “哈哈!”

    然后,這個也不知是姓庫還是叫庫的老師起身后就出了下一個動作,一個大叉就劈了下去,“誰來?”

    劈叉動作還算是相對常規的,不過那是對身體柔韌性極好的女同志而言的,對于一個男同志來說,即便身體柔韌很好,劈叉也太難了。

    然而,男老師里也不乏能人。

    “我試試。”一個瘦巴巴的男老師出場了,他調整了半天,慢慢將叉壓了下去,不過到最后卻是怎么也下不去了,他齜牙咧嘴地回頭道:“來兩個人幫我一下,給我壓一壓,我應該沒問題。”

    有倆人上來幫忙了。

    壓!

    再壓!

    結果還真下去了!

    男老師隊伍里一片喝彩!

    “漂亮!”

    “胡老師拼命了啊!”

    “干得好!”

    “我聽說小胡業余練過跆拳道,看來是真的啊。”

    “小胡韌帶挺長啊!”

    那男老師在別人的攙扶下起身,腳都有點晃悠了,這一下讓他也疼得夠嗆,差點要了他的老命。

    然后,勝負出現在下一個出場的男老師身上,這老師的動作一出,女老師那邊就暈倒了一地,只見這人張開嘴吐出了舌頭,往上,往上,再往上,竟然慢慢舔到了他自己的鼻子頭。

    “我了個去!”

    “這也行啊?”

    “這太厲害了啊!”

    “……”

    “完了!”

    女老師們無語極了,在無數人嘗試了無數次后均是未果,別說舔到自己鼻子頭了,就是人中的區域好多人都舔不到啊。

    裁判笑著宣布,第二輪男老師組獲勝。

    蘇娜招手道:“張老師,別吃了,快來喝酒。”

    張燁這才放下手里的蟶子殼兒,回頭看看,“輸了啊?”

    一女老師道:“輸了,指望你了。”

    張燁哦了一聲走過來拿起一瓶啤酒,醞釀了幾下,咕咚咕咚一口氣喝完了,因為喝得太快,這廝也有點搖晃,有酒精的作用,也有冰的作用,啤酒太涼了!

    比拼激烈進行。

    第三場,女老師組勝。

    第四場,男老師組勝。

    直到第六場比完,雙方依舊是平局,三比三。

    張燁也已經喝了三瓶冰鎮啤酒了,他酒量本身就差點意思,這時候也是有點快喝不了了,漲肚啊。

    其他人卻是都玩高興了,樂此不疲,笑語連連。

    “張老師不行了啊?”

    “哈哈,小張喝不動了,咱們再接再厲啊。”

    “要不然第七局定勝負吧。”

    “同意,第七場定輸贏了!”

    “那題目誰出?”

    “第七場的題,公平起見,裁判出吧。”

    “好。”

    “可以!”

    “成敗在此一舉了啊!”

    眾人一致通過,最后一場決勝負。

    <p三個裁判開始交流了起來,嘀嘀咕咕了好半天,終于,題目出好了,語文組的李蕊往前一步,笑著說道:“最后一場的題目,我們討論了一下,決定讓大家比一比……詩詞歌賦,題目嘛,據說咱們現在所在的這座山上以前就住著一對夫妻,還傳出了一段佳話,那咱們也應個景,題目范圍就限定在‘夫妻’上,什么詩詞題材都可以,寫一首詩詞,誰的工整,誰的考究,誰的意境好,那么哪一方獲勝。”

    詩詞?

    眾人都十分意外。

    裁判里的李蕊就是語文命題組的成員,連其他不是語文組的老師們都是對張燁的詩詞水平如雷貫耳了,李蕊不可能不知道這是張燁擅長的領域,張燁最開始出名就是靠的這個啊,這么看來的話,李蕊和裁判組這是有些偏向女老師的隊伍,想讓她們贏面大一點?可是不對啊,有幾個人就知道,李蕊對張燁的詩并不是特別感冒,以前張燁跟文學圈同行打架的時候,李蕊也和好多同行一起在網上諷刺挖苦過張燁呢,而且李蕊和幾個語文組的老師諸如廖齊和馬奇等人在高考出題這段時間,私底下也對張燁評頭論足過很多次,覺得他的文學水平是被人神化了,雖然張燁的水平肯定是很高的,可他們似乎卻不認為張燁能高到大家以為的那個水準,覺得他還到不了那個境界,在文學圈金字塔頂端的,就是那么幾位碩果僅存的大師,很多人拿張燁和那幾位文學大家相提并論,他們可不覺得張燁夠這個資格。

    那這出題是什么意思?

    忽然,廖齊站出來,“這場我來吧!”

    大家一看就恍然大悟,明白了七八分,怪不得李蕊偏偏要出詩詞歌賦的題目呢,原來語文組有人不服張燁,想借著這次機會面對面試一試他,跟張燁碰一碰,這是早就準備好了的,而且他們出的題也比較微妙,誰都知道張燁在諷刺詩和斷頭詩等等有關罵人的詩詞領域上水平很高,他們也沒托大,不敢在這方面和張燁硬碰硬,于是選了一個“夫妻”的題目,這種詩詞題目是以前張燁的作品里幾乎沒有展現過的,他們是想要限制張燁的發揮,贏下他。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