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楚臣 > 第二百二十四章 人心
    韓謙沒有直接從大門進郡王府,而是走凝香樓后宅的暗門,走進縉云樓。
    姜獲、袁國維一如往常,仿佛普通書吏般在縉云樓里檢校典藏,拿他們的話說,年少時就知隨陛下征戰南北,難得能閑下來,自然要多讀些書好入棺;田城、高紹、林海崢都不在,另有事務出去了,另有兩名青衣小廝乃是姜獲、袁國維在內府局帶出來的弟子,看到韓謙走進來,行禮喊道:“韓大人來了。”
    姜獲、袁國維還有六名弟子已經安插到左司兵房、察子房之內。
    庭園里隨時還有一組侍衛值守,確保沒有人能潛入縉云樓竊看機密文件。
    看到韓謙過來,姜獲便示意一名青衣弟子去請三皇子過來。
    片晌后,便見三皇子楊元溥、陳德與王琳走過來。
    王琳乃是記室參軍,郡王府有什么重要的奏章,乃是記室參軍負責撰寫。
    雖然李沖也是記室參軍,但就李沖的文學修養,或許能夠寫一篇中規中矩的參劾奏疏,但楊元溥還沒有徹底恢復對信昌侯府一系人馬的信任,今日這樣的疏奏自然不會去找李沖過來執筆。
    韓謙請三皇子、王琳隨他進縉云樓。
    “這么大的事情,是否要請沈大人、鄭大人過來商議?”在登入縉云樓之際,陳德搓手問三皇子。
    郡王府內,張平執掌內府事務,沈漾作為郡王傅,乃是外府官階之首,甚至三皇子內府有什么不妥之事,都是沈漾的監管職權之內。
    沈漾之下則是長史郭榮、司馬陳德、咨議參軍事鄭暉。
    郭榮乃是安寧宮塞進來的釘子,自然是什么事情都要將他排斥在外,但這么大的事情,陳德覺得怎么都該叫沈漾、鄭暉參與進來,
    “韓師,你覺得呢?”楊元溥猶豫了一下,看向韓謙問道。
    “王大人覺得呢?”韓謙則問向王琳。
    王琳顯然沒有想到陳德拋出來的問題,韓謙竟然踢到他這邊來了,愣怔了一下,細想之下才發現這個問題不好回答。
    王琳也是清晨在家被喚入郡王府草擬奏疏的,因此才知道皇陵山塌案的所有曲折,也能猜到韓謙建議臨江郡王府插手這件事的意圖是什么。
    王琳雖然參與奏疏的草擬,知悉機密,但作為記室參軍,他對整件事是沒有決策權的,所以整件事他參與機密,都可以不發表意見,只需要奉命行事便是。
    韓謙將這個問題拋給他,實是要他表態。
    王琳是沈漾舉薦郡王府的,他對沈漾的秉性、脾氣自然也是清楚的,心知此時請沈漾參與進來,沈漾極有可能會反對三皇子上疏奏。
    因為彈劾朝官不法本就是御史臺侍御史的職責,郡王府論制不應該強行參合這事。
    而韓謙建議三皇子插手此事,最根本的用意,要在抄馮族的家時,將馮家所藏匿的財貨搬入郡王府來,馮家此時配合郡王府這邊行事,等到三皇子登位之后,就還馮家的這個人情,給馮家起復的機會。
    說到底,這是韓謙向來的行事風格,卻未必會得沈漾的欣賞。
    陳德性子沒那么細,不能想到這里面的區別,但王琳知道他此時要是主張請沈漾參與機密,那他以后就不要想有機會參與機密,而他一旦主張暫時瞞過沈漾,那他以后的前程就將徹底跟三皇子的捆綁在一起,就不要還想著能保持清亮孤傲的姿態了。
    王琳這一刻才真切感到今年才二十歲的韓謙,竟然給他如此大的壓力。
    在韓謙的盯視下,王琳遲疑了好一會兒,舔了一下有些干裂的嘴唇,低聲跟三皇子說道:“沈大人午前要去桃塢集,此事或許暫時不要驚擾沈大人為好。”
    然而說過這話后,王琳心里又覺得有一絲羞愧,畢竟他是沈漾舉薦進郡王府,這自然又令他對逼他表態的韓謙,心存一絲惱恨。
    “我讓人去前院看看鄭大人在不在。”韓謙沒有看王琳一眼,而是低聲音跟三皇子說道。
    楊元溥點點頭,他前些天也已經見過白石先生鄭暢,確認鄭氏將籌碼押到他的身上,此時便應給予足夠的重視,示意韓謙派人去將鄭暉請過來。
    鄭暉正在前院當值,片刻后就趕到縉云樓來,韓謙待他坐下來,將前后之事細細說給他知道。
    見鄭暉眼瞳里光華一轉便斂,韓謙心里一笑,暗感鄭氏乃是黃州大族,雖然荊襄數十年隔三岔五的戰事,令鄭氏利益受損極大,但有著世家大族底蘊的鄭氏,也最明白馮家這塊肉有多肥。
    “馮文瀾真就愿意我們這邊主導皇陵案,不會暗中聯絡安寧宮或太子那邊?”鄭暉也是很快就意識到他們有可能所把握不住的破綻所在。
    馮文瀾此時公然向安寧宮及太子一系求援,只會死得更快,但保不住馮文瀾會暗中跟安寧宮及太子一系交易。
    道理跟他們暗中向韓謙求援、暗中向郡王府求援一樣。
    他們答應將馮家所真正掌握的一部分資源,暗中交給郡王府以換取日后復出的機會,這樣的承諾,他們完全可以跟安寧宮、跟徐氏那邊做一遍。
    甚至安寧宮及徐氏聽到風聲后,都有可能主動去馮家進行秘密交易,以確保馮家的資源,不會為三皇子這邊所得。
    “我已經派人盯住幾家府邸的動靜,”韓謙說道,“這幾天我會在城里親自盯著這件事。”
    “殿下有沒有可能保下馮家?”王琳這時候又突然問道。
    韓謙心想王琳這會兒就已經有身為殿下嫡系的自覺了?他沒有直接回答王琳的問題,而是朝鄭暉看過去。
    鄭暉身為咨議參軍,諸如此類的形勢分析才是他的本職工作。
    鄭暉又不傻,韓謙沒有領馮文瀾過來見殿下,而是直接建議殿下參劾馮家,以及馮文瀾在韓謙面前就被迫認可了這點,就說明韓謙已經明確殿下直接出面保馮家不可選。
    鄭暉不知道王琳是沒有想明白這點呢,還是有意破壞韓謙在殿下心目中的威信?
    鄭暉沉吟片晌,說道:“殿下出面保下馮家,是獲益最大,但這未必是陛下的心思,上參本彈劾馮文瀾私伐皇陵,進退兩便。”
    韓謙也沒有跟王琳糾纏的意思,接下來大家就將王琳草擬的奏疏拿出來討論。
    雖然這里面也有很多講究,但韓謙心里清楚接下來諸多事皆在天佑帝的掌握之中。
    午前將參本奏心搞定,便由鄭暉、陳德陪同三皇子進宮去。
    陳德作為郡王府司馬以及鄭暉作為郡王府咨議參軍事,官階定的都是從五品,勉強有資格陪同三皇子進宮參奏政事。
    韓謙沒有留在縉云樓,而是穿過暗門,回到凝香樓的后宅。
    看到姚惜水、春十三娘在凝香樓的后宅等著自己,韓謙笑著說道:“你們的嗅覺很強啊,跟狗似的。”
    “殿下清晨請王琳入府,整個早上又呆在縉云樓,你們在密議什么?”面對韓謙的冷嘲熱諷,姚惜水俏臉不動聲色的問道。
    “十三娘幸虧沒有嫁入孔家,要不然這次就慘了,”韓謙坐下來,拿起桌上的茶壺搖了搖,聽著水聲晃蕩,問道,“你們沒往里下毒吧?”
    “要不然十三娘會怎么一個慘法?”春十三娘接過茶壺,倒了一杯茶先飲了一口,再遞給韓謙,又走到韓謙身后,雙手柔柔的搭到他的肩上揉捏著,問道。
    看著茶盅瓷白的內壁留有一抹紅脂,韓謙抬頭看春十三娘那雙媚眸正低頭看過來,再感受到春十三娘那高高的胸膊若有若無的擦著他的肩膀,勾得他小腹一陣發熱,暗感自己這段時間真是太放松了,心思也太容易走偏了。
    春十三娘做事沒有底限,韓謙可不想在她那里自討苦吃,飲了一口茶,坐直身子,將昨夜到這時發生的諸多事說給姚惜水知道:“殿下此時對信昌侯府不夠信任,未必就是壞事,你們也該耐著性子少些動作了,要不然下場不會比馮家更好。”
    “……”姚惜水沒想到郡王府今天鬼鬼祟祟的竟然是這么一件事,檀唇微啟,半晌還是未說什么。
    “十三娘你回寓所去,要是孔大將軍對你還有一絲情意,對你多半會有安排。”韓謙跟春十三娘說道。
    孔周作為是右神武軍的副統軍,他迎娶的是馮文瀾的胞妹,歷來被視為馮家的一支。天佑帝真要拿馮家開刀,也不可能繼續用孔周在身邊統領侍衛親軍,要解決自然是一起解決為好。
    馮翊、孔熙榮之前不會揭穿春十三娘的真實身份,在外人的眼里,春十三娘還是孔周不敢直接娶入宅子里的外室,也是試探馮文瀾、孔周心思是否有游離不定的最佳渠道。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