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袁朗的十年愛情 > 第一百零六章 長相守
    ()“長相守”是袁朗升中校那場談話中,我第一次聽到的一個名詞。袁朗的軍功與軍銜里,有他自己的努力與心血,但如果沒有他的那些生死兄弟,沒有那些能讓他把自己的后背放心交出去的戰友,那個任務無論如何也是無法完成的。清晰地記得袁朗提到“長相守”時的神情:堅定而真摯。現在他又要抱著這樣的目的去狠狠的養南瓜了,有幾個南瓜能有幸留下來,和他真正的“長相守才?許三多?他們能堅持到最后嗎?如果無法堅持到最后,我會為他們可惜:和袁朗“長相守”,那可是我想求但都不會有的機會啊!

    這樣的機會最后許三多得第一百零六章長相守到了,但成才失去了。三個月后,袁朗回家,帶著糖糖一頓瘋跑,等女兒睡覺了,我忍不住問他這次的“收成”,于是得到了這樣的回答。

    提到成才,他還是象以往一樣,沒說經過,只說了結果,語氣是失望中帶著惋惜。看來,這個鋼七連的兵讓袁朗真的費了許多的腦細胞,可我想不到,鋼七連的另一個兵,會讓袁朗那樣的……反常。

    這十年來,我眼看著袁朗越來越成熟,越來越“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但那天的袁朗,讓我見到了:擔心與沒把握。

    那天我回家的比較早,糖糖和三姑在外面玩,還沒回來。進門就見到袁朗一個人在陽臺里抽煙。這本沒什么,很常見,但多年和他相處形成的感覺告訴我:今天的他,有心事。

    有心事的袁朗,我已經越來越少見了。我不知道還有什么能讓他有這樣的“憂郁”,是的——憂郁。

    搬了個凳子,我坐在了他身邊。“怎么感覺見到八年前的你了?不敢見我的那個袁朗。”

    看著我,他沒笑。“還真讓你說著了,第一百零六章長相守但這次不是我。”

    我知道殺人,是所有老A都必須過的一大關。應該是有人又遇到了這個問題,看樣子袁朗是真傷腦筋了。“這還能難倒你嗎?以前好幾個人不都是你做通的工作嗎?”

    這次他笑了笑,說了一個很奇怪的話題:“迎藍,這個月的工資我不上交了,先和你備案。”

    工資和這個有關系嗎?我有點摸不著頭腦。“我把錢給了他,讓他出去看看,然后再決定:還要不要當兵。”

    我嚇了一跳:嚴重到這種程度,連兵都不想當了?怎么會這樣?還從沒聽袁朗說過有人有如此厲害的反應。“因為這個人是許三多,單純的許三多。”“單純”這兩個字忽然讓我意識到了問題的根源。可這樣讓他出去走走真的有用嗎?“應該有用。如果還是不行,那我真是黔驢技窮了。為了他,我可是把咱兩當年的事都翻出來了。”

    我聽袁朗說了事情的大致經過,也沉默了,擔心了。越是單純、老實的人,越容易在某一事上鉆牛角尖,許三多能走出這死角嗎?則不達,我是太急于求成了。這以后的,就要看高城的本事了。”

    “他兵都不想當了,還能去見高城嗎?”我有點懷疑。

    “就是因為不想當兵了,所以他更會去見高城,為了……告別。”我想不出高城會對他說什么。袁朗都留不住的人,他用什么能留住呢?“別忘了,他可是鋼七連的連長,是每個七連兵的根。許三多既然始終不忘那六個字,那剩下的就看高城怎么治他的毛病了。”

    高城能讓許三多回來嗎?這個時候,我也只有相信他能做到,并希望他能做到。因為如果許三多不回來,我知道:袁朗會失望,會被刺傷。!!!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