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袁朗的十年愛情 > 第九十九章 糖糖的禮物
    ()一個晚上,我都沒給過袁朗好臉到女兒睡了,他摟住了我。“以后我可什么都不教給你了。你已經有家庭暴力的傾向了。”

    推開他,看著他那有點委屈的臉,心里忍不住好笑。“誰讓你都沒有那么夸過我呢?”不等我反駁,他隨即補了一句:“你算準了我不能把你怎么樣,是不是?以后看來我得加強對你的管束了。這樣下去,我就快接我們大隊長的班了。”袁朗絕對是得了鐵路的真傳,如果這個再一脈相承,還真是一段佳話。

    這個想法這番話讓他上上下下的打量我。“你怎么越來越象糖糖了,跟個小妖的。”

    “那正好配得上狐貍第九十九章糖糖的禮物呢。”袁朗了哭笑不得的表情。“我看我要丟人了。能管得住那么多兵,但偏偏管不了自己的老婆和女兒!”

    提到了他的兵,我想到了一個和軍營有關的問題。“你不會是被高城抓的俘虜吧?”

    他搖了搖頭,然后轉頭又打量我。“迎藍,抓我的那個兵和你有點象。”

    我越發的好奇了。“有那么一股子執著勁,而且很……單純。”袁朗的手下都是個頂個的從來沒聽他評價人用“單純”這個詞。這樣的一個人看來讓袁朗動心了,可我最關心的還是高城。“我能有機會見到高城嗎?”

    “不好說。這個將門虎子很傲氣,不過他也確實有傲的資本——那么出sè的一支部隊。只是”,他嘆了口氣,“這位鋼七連的連長怕是有一段好路要走了。”

    他是話里有話,我聽出來了,高城在工作上恐怕會遇到問題。但既然他不再向下說,我也就沒辦法再問。“這樣的一個人,值得你的朋友繼續等待。”劉岳的事情,以前就和袁朗說過,但我只是說有這樣一個第九十九章糖糖的禮物人,從來沒說過高城的名字,因為覺得反正他也不認識,沒必要說得那么詳細。想不到世界就是這樣小,袁朗居然會和高城相遇,這著實讓我感慨了一陣。這種感慨我寫在了信中,連帶著自己做護士長的事情和苦惱,一并說給了劉岳聽。

    劉岳的回信中,倒是很有幾分豁達。沒有走時候的傷感了,而是多了一種對未來的期待。我知道,她還是在期待著與高城的再次遇見。對我做護士長的事情,她也發表了自己的看法,畢竟她是從這里出去的,這里的人她全都認識,相對應著每個人,她也給了我一些建議。

    劉岳的話,我都記在了心上。隨后的工作中,本著袁朗的那三點建議,我開始了人生了的另一個角該說,這一階段,護士長給了我莫大的幫助。對我的想法、做法,她會事先給建議,事后給評價,幾次下來,我也慢慢的摸到了門道,知道怎么樣能把事情處理得周到公平了。

    能感覺出來,我逐漸得到了大家的認可,尤其是那些年長于我的,還有那兩個曾經想當護士長的人,她們對我不再有懷疑,而是多了一份信任。這讓我在心里松了口氣,也暗暗欣喜了好久。

    一切都步入了正軌:工作,家庭。這樣的狀態下似乎就特別的快。轉眼之間就又是了。糖糖還是太小,我們仍留在云南,不回南京也不回我家。可我倆沒辦法象前兩年那么輕松了,因為這個三姑必須是要回家的。她已經在我們這里過了兩個實在不好意思再扣著她了,袁朗早早就給她訂了機票,票的時間是臘月的二十七,那天袁朗開始休假。這個時候,我覺出了自己的變化:以前可以請假帶孩子,但當了護士長,就沒辦法這樣做了。好在袁朗早就和鐵路打好了招呼,他的休假和三姑回家正好能接上,我也就能放心的工作了。用袁朗的話說:這個世界總是很公平,現在輪到我忙工作,他帶孩子了。

    這個世界確實很公平,這個讓我充分體會了這句話。本想著我們這個三口之家,隆重而熱鬧的過一個的。因為過了這個袁朗就整三十歲了。三十而立,對男人來說,這是一件大事。可糖糖,真的是來治她爸爸的,她給了袁朗一個太難忘的三十歲紀念了。!!!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