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袁朗的十年愛情 > 第九十三章 只是因為……太想你了
    ()這一場大哭,把我心頭所有的情緒都宣泄了出來。姑且不問哭的起因,反正現在我好受多了,不再象剛一見他時那么憋屈難過了。哭的起因?糖糖……我又開始向外掙:他剛才竟然說要把女兒送走的。

    “好了好了,我鄭重的收回剛才的話:不送糖糖去南京了。”我停止了掙扎,抬頭看他。路燈下他的眼睛是的,但有種溫暖的神采。

    他低頭沖我笑,伸手擦了擦我的臉。“你可真夠能哭的了。你要再哭一會,我估計就該有人報

    馬路上許多人都在對我們行注目禮,可這些我都顧不上了。“你說,你長心了嗎,怎么會想著把女兒送走?”對這件第九十三章只是因為……太想你了事,我就是不能釋懷。他有這種想法,就讓我不能接受,也不能原諒。

    不送女兒走,但是你——不能不理我了。”忽然醒悟:自己已經理他了,而且和他說話了。這一晚上,情緒波動過大,讓我有點失去了平rì的思維。我看著他,他臉上還是帶著小心翼翼的神情,可是……“你是故意的,說要把女兒送走?”他太了解我了。怎么會不知道糖糖對我的意義,怎么會輕易說把糖糖送走的話?這分明是他要找個話題,我不能不和他說的話題,讓我不再冷著他……他是在對我用戰術。

    想到這,我又忍不住開始生氣。“你真是把老A那一套全用到我身上了?你把我當成什么了?”

    他的手臂一用力,我又沒有反抗的余地了。“別總用這招,就知道用你的職業優勢來欺負我!”

    他可是一點沒有放棄他的職業特長。緊緊抱著我,貼著我的耳朵。“媽真說要把糖糖送到她那去,知道你舍不得,所以當時沒同意。可今天看你實在太辛苦,所以才說要把糖糖第九十三章只是因為……太想你了送走。”

    或許是累了,又或許是哭過之后心解凍了,恢復了對袁朗的知覺:他的話,我相信他懷里,我不再動了。“如果我真要把女兒送走,你怎么辦?”他反問我。

    “如果你敢把女兒送走,我就……”我能怎么樣,這個還真沒想過。離婚?這個念頭在我腦子里從來沒有過;再也不理他?也沒想過。“總之我決不同意你把女兒送走。”這是原則問題。帶孩子雖然累,但我要女兒在我身邊。大概因為我自己母親過世的早,所以對女兒有那樣一種補償心理:一定要讓她享受到完整的母愛,我一定要見證她的每一步成長。

    他的臉上有了真正的笑容。“迎藍啊,我知道糖糖對你有多重要。可三姑說你每天打完針得八點鐘才能到家,還說你血管細,結果滲藥手全青了。我就是看你累成這樣心疼了,才那么說的。”我每天都在堅持著,不讓自己掉眼淚,只是因為沒有個懷抱可以讓我哭,可以讓我松懈。而今終于等到了這雙手臂,聽到了這樣的話語。此時此刻,我不再是肩負袁糖糖的堅強的母親,也不再是丈夫不在身邊的偉大軍嫂了,我只是一個最普通的女人,一個需要愛人心疼的女人而已。抱著他,我無聲地哭了。“不過,迎藍,你真是把我嚇壞了。我還從來沒見你生這么大的氣,這么對過我呢!”

    在他懷里,我搖頭。“我真的不是生氣,只是太累了……太想你了!”這才是所有情緒的根源。糖糖這次生病,對我就是一場災難。我沒有應對這種災難的經驗,也沒覺得自己已經堅強到能負擔起一個小生命的程度,這個時候,我迫切的需要袁朗,想他能在我身邊,讓我的這個“第一次”不那樣的艱難與痛苦。太想了,所以希望很高,所以會失望,所以會灰心,所以會絕望……身體與心理的雙重勞累,希望與失望的巨大反差,讓我的神經已經到了折斷的邊緣。!!!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