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袁朗的十年愛情 > 第八十四章 28歲的中校
    ()袁朗這一走,時間又不短,將近四個月。好在會打電話,讓我知道他不處于危險之中,心里還踏實了很多。這次不在家的時間雖然長,但我沒怎么想他,確切的說,是沒時間想他——糖糖占據了我所有的

    會翻身后,她經常在你轉身的功夫,已經一路跟頭翻到了床邊,好幾次險些從床上掉下去。三姑就說:這還是小姑娘呢,怎么這么淘。我以前看兩孩子都沒這么累。

    她不止是淘氣,要求也越來越多。只要我回家,就會要求我抱。反正天氣也好了,我就天天帶她下去轉。外面的世界對她有著巨大的吸引力,只要一說回家,就開始哭。最后演變成,除了第八十四章28歲的中校睡覺吃飯,她全天都在外面。四個月后,她就開始吃輔食了,所以,大多數情況下是:三姑在家做飯,我帶她在外面。

    我雖然不是爭強好勝的人,但自己的工作總還是想要干好的。這就難免累,回家之后不能休息,反而要在外面陪著女兒玩,就越發的疲勞了。每天躺到床上,不等她睡著,我就已經去見周公了。四個月的時間,懷孕時漲上來的那點分量全掉了下去。雖然辛苦,但看著女兒每天都在長大,聽著她會無意識的叫“媽媽”,所有的勞累就都不值得一提了。

    那天接到了袁朗的電話,他的語氣中帶著難言的興奮: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休假?”實在是太累了,太想再睡到自然醒了。除了這個,我想不到還有什么是好消息。

    “到時候告訴你。”話沒說完,這邊就來了個急診,我匆忙的放下了電話。忙完了,電話卻一直都沒再響。什么好消息呢?猜想著,我坐車回家。剛進樓道,一只胳膊搭到了我腰上。下意識的,來不及害怕,我的胳膊肘就向外第八十四章28歲的中校撞去——這是袁朗無數次訓練的結果。他說要教我幾記狠招來防身。但我的運動神經實在不發達,他教的那幾個重點部位:鼻梁,下三路……我都沒學會,只學會了這個最簡單的動作。后來他也就放棄了不得用對新兵的手段訓練你,就是不行啊!”

    一只手托住了我的胳膊。“你想謀害親夫啊”……這個再熟悉不過的聲音讓停住了動作——袁朗。

    我回身。“哪有你這么嚇唬人的!”

    剛看見他那亮晶晶的眼睛,我就被他抱住了。但只抱了一下,他就松手了。輕輕推開我的身子,仔細看我。他臉上的興奮與高興慢慢消失了,眼神變得深沉起來。怎么了?我不解的看他。

    他不說話,還是仔細打量我。“在樓上看到你回來,特意下來接你的。在上面沒看到你這么……迎藍,你現在是不是比懷孕前還瘦?”我已經很久沒稱過自己多重了,但身邊所有的人都說我恢復得不錯,又是沒生孩子時的樣子了。

    “怎么了?瘦還不好嗎?”我笑著說。“對了,你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訴我?”

    他抱住了我,緊緊的。然后放開我,拉著我上樓。袁朗的表現讓我有點摸不著頭腦。進了屋,我把他摁到床上坐下。“能不能不吊我胃口,到底什么事?”

    看著我,他的語氣平常得就象是在說一件和自己無關的事情。“其實也沒什么,就是兩件事。第一件事,今天我剛參加完集團軍的嘉獎會,一等軍功。”

    我愣住了。和平時代,想立一等軍功,那是非死即傷才能得到的結果。可袁朗就好好的在我面前啊!我上下看他,摸了摸他的衣服。“我沒受傷,一點傷都沒有。”他握住了我的手。

    “是因為上次那個特殊任務?”忽然想到了那回他的異常疲勞。他輕輕的點頭。

    我太清楚這個時代的一等功意味著怎么樣的付出了,而袁朗還能這樣生龍活虎的站在我面前,那么上次他的經歷……我搖頭,畢竟那已經過去了。“那第二件事呢?”

    “第二件事就是,我升軍銜了”。他的語氣還是很平淡。“中校。”!!!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