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袁朗的十年愛情 > 第七十章 姓袁的小姑娘
    ()護士長拍著我的肩讓我坐到了椅子上,然后她和鐵路就出去了。周圍的一切似乎都不存在了,我只是緊緊抓著那只手。那只手也在握著我的,終于又能感覺他的力度與溫度了……我的眼淚就沒有停止過。然后聽到了那個還是很虛弱的聲音:“迎藍啊,你這么哭,讓我覺得自己不是醒了,而是掛了!”

    抬起頭,遇到了那熟悉的戲虐的眼神。滿心的愁云慘霧被他這一句話說沒了半邊。“你還說笑話都被你嚇死了。”還是覺得委屈,我又開始哭。

    他輕輕拍了拍我的手背。“讓我摟摟。”

    這樣輕柔的話語讓我抽噎著收住了淚水了他肩上,第七十章姓袁的小姑娘貼著他沒受傷的左側,聽著他強有力的心跳……

    “迎藍,別那么哭了,我都心疼了。”他雖然神sè很疲倦,但眼睛很溫柔。他摸著我的臉:“怎么感覺受傷的是你么這么不好?”

    我擦著臉上的淚水。“還說心疼我,居然在這個時候這么嚇我;不止自己嚇我,還找另外一個人來嚇我。”

    他了疑惑的神情。“另外一個人?”

    “一個和你同姓的小姑娘,就是你招來的那個。”雖然他還很虛弱,但終究是醒了,還能說話了。不知不覺中,我的情緒已經平和了許多。

    “我招來的小姑娘?”袁朗看著我,搖頭:“我雖然受傷了,但腦子還沒壞。哪來這么個人,我怎么不知道?”

    “你怎么會不知道?那天晚上,你應該比誰都清楚。”我把他的手放在了我的小腹上。

    袁朗愣了一下,眼睛越睜越大,看著我好半天才說出來:“你是說……你有孩子了?”

    我輕輕的點頭。“迎藍,你是說孕了?”看著我,他還是一臉的不能置信。第七十章姓袁的小姑娘我肯定的點頭。他好久沒說出一個字來,就那么瞪著我。然后明顯的是想要跳起來,但牽動了傷口,剛一動就倒了回去。我急忙去看他胸口,怕會崩裂了傷處。他緊緊抓住了我的手:“迎藍,我要……做爸爸了?”

    他的樣子倒象是一個孩子。我終于忍不住笑了。“是啊,你是要做爸爸了。你女兒都兩個月了。”

    “我袁朗要做爸爸了!”我還從來沒見他這樣開心地放肆的笑,還帶著得意和興奮。把手輕輕放在了他的傷口外側,我沒攔著他。

    他的笑聲猛然停住了。“那你這幾天都在這陪我了?身體能行……”知道他在擔心什么。“我只是白天在這里,晚上就回護士長家,在那里睡。”

    他不再說話,看著我。看著看著,輕輕的嘆了口氣。我安靜的伏在了他懷里,感覺著他撫摸我頭發的手,體會著在指尖傳遞的心意——烏云終于過去了,我終于又見到了晴朗的天空。

    “迎藍,委屈你了。”剛想說“怕我委屈,以后就別再受傷了”,就聽到他接著說:“這回算是木已成舟,孩子都有了,委屈后悔這樣的詞想都不要想,你就安安心心給我生孩子吧!”

    我幾乎忘了:全天下只有這個人能讓我在任何情況下都能開心的笑出來。我笑著把臉了他手背上的郁結,已經一掃而空了。

    “我都醒了,你今天也早點回去休息吧!”他在催我。我也知道自己該走了,但就是不愿意動,只想這樣守著他,看著他。

    “快去吧,明天白天再來。把我女兒累壞了,我可不干!”我站了起來,松開了他的手。走到門口,還是忍不住停了下來,就在停下腳步的同時聽到他在叫我:“迎藍!”

    我回身,看到了他眼睛中的不舍與憐惜。“過來,讓我親親……再走。”!!!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